数智时代背景下博物馆的价值重塑

2024-07-07 18:59:46 3762
传统的博物馆往往以“展示者”的身份将藏品赤裸裸的呈现给公众,而今,随着数字化技术的不断渗透,博物馆的角色正逐渐转变为“传播者”以及策展者、观展者与物的“互动者”。

在今日数字化浪潮的席卷下,博物馆作为人类历史与文化记忆的守护者,其展览形式与职能正经历着深刻的变革。近期,众多新兴的展览活动纷纷崭露头角,这些展览以理念为主导,确实吸引了大量关注与热度,成为社交媒体上的热门打卡点。然而,值得注意的是,这些展览在追求高流量的同时,往往忽视了对藏品本身的研究及其内在价值的深入探索。由于理念先行的展览特性,其往往无需进行长期的藏品研究,而是通过引入设备装置、技术手段以及外部观点的强加和演绎,以较短的时间周期和视觉冲击力吸引观众。若长此以往,部分博物馆可能会陷入内容空洞、缺乏灵魂的境地,沦为仅提供感官刺激的媒介。因此数字化技术的广泛应用,为博物馆带来了前所未有的发展机遇,同时也为其传统的角色与目的带来了新的挑战与深刻的思考。

一、博物馆角色的再定义与重塑

虽然博物馆需百花齐放,但在有些浮躁的当下,主流方向的保障似乎更显重要。为此,博物馆有必要回到以“物”为载体 的信息传播问题上,再议博物馆传播中的这一底层问题。当前一批新锐展览正在兴起,它们强调理念先行,热闹一时,成为网红打卡地,却忽略物的研究及其价值。这种博物馆热的假象可能会引发盲目乐观和简单跟风,长此以往,其中部分博物馆可能会变成 丧失灵魂的躯壳,成为诉诸感官刺激而内容中空的媒介,最终可能的代价是陷入与其他机构无异的“身份迷失”。 博物馆,这一长久以来以实体“物”为中心,收藏、展示、研究、教育的重要机构,在数字化时代正经历着角色的再定义。传统的博物馆往往以“展示者”的身份将藏品赤裸裸的呈现给公众,而今,随着数字化技术的不断渗透,博物馆的角色正逐渐转变为“传播者”以及策展者、观展者与物的“互动者”。因此博物馆关注的重点并非器物发展史、而是人的历史,所以作为器物背后故事的“诉说者”,这一转变不仅体现在展览形式的创新上,更体现在对观众的体验与需求的深度挖掘与满足上。数字化展览以其独特的魅力,吸引了更多观众的关注和参与,使得博物馆在保持其教育职能的同时,更加注重提升观众的参与感和体验感。

二、数字化技术与藏品的角色与制衡

在数字化展览中,我们面临着一个重要的思考:博物馆的展览应该以藏品为中心,还是应该重视诉说藏品背后所发生的故事?数字化技术在博物馆展览中的应用,无疑为观众带来了更加丰富的观展体验。然而,我们也必须清醒地认识到,数字化技术并非万能。在博物馆展览中,数字化技术应该与藏品之间保持一种互相制衡的适度关系。一方面,数字化技术应该为藏品服务,通过技术手段将藏品的价值最大化地呈现出来。例如,利用虚拟现实技术还原历史场景,让观众身临其境地感受历史的厚重与真实;利用增强现实技术为观众提供与藏品互动的机会,让他们更加深入地了解藏品的细节与内涵。另一方面,我们也应该避免过度依赖数字化技术,而忽视了对藏品本身的深入研究与挖掘。只有在这样的基础上,数字化技术才能真正成为博物馆展览的有力支撑,而不是简单的替代或补充。

事实上,这两者并非相互排斥,而是相辅相成。博物馆的工作一直都是围绕物进行的,对物进行收藏、研究和展示也被当作是博物馆人工作流程中的行动方针,藏品作为博物馆展览的核心,承载着丰富的历史与文化信息,其中“物”作为博物馆中展览的起始点与基础其性质承载着信息的“原发性”与“继发性”;“原发性”为藏品本身的信息、功能、创作时间、来源等资深构成要素,而“继发性”信息则是这件藏品之所以在某个历史节点出现所发生的情景、社会背景、背后所蕴藏的一系列故事。而通过数字化技术,我们不仅仅可以将藏品的细节、材质、工艺等信息进行全方位的展示,更为重要的能够更好的还原并叙述藏品背后一系列的故事、价值与意义,让本来在展示柜上已经失去实用意义的藏品进行逆向的再情境化,让藏品在新的环境重构自然与社会图景。同时,利用数字化媒介来诉说藏品背后的故事,不仅能够增强展览的趣味性,还能够使观众在情感上与藏品产生共鸣,进一步加深对历史的认识与理解,可更好的完成了博物馆的教育功能。因此,在数字化展览中,我们应该把握好博物馆藏品与数字技术两者的重点,以展示“物”为主导线,以数字化技术为媒,讲好故事为辅。

三、未来与展望

博物馆数字化在当下的角色不仅仅是一种技术革新的体现,更是一种文化传播与教育理念的双刃剑,在博物馆数字化热潮的阶段当中我们应保持清醒,对于博物馆的社会价值与功能持批判与质疑的态度,防止本末倒置,一味的追求热度与流量而丢了教育传播与价值输出的社会使命。但在未来,随着数字化技术的不断发展与完善,我们有理由相信,博物馆将以其更加丰富的展览形式、深度的文化内涵以及创新的互动体验,继续为人类历史与文化的传承与弘扬做出更大的贡献。(作者:黄滢恩,北京丝绸之路世界文化遗产保护发展中心编辑)

上一篇:窦尔翔:中国特色生产力

下一篇:没有了

热点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