窦尔翔:新质生产力的七色标注工程

2024-04-02 12:30:40   作者:窦尔翔 1
凡是能在哲学新三问的基础上不断发现稀缺问题解决方案的生产力都是新质生产力。新三问相当于有三个原则:传递自然人和社会人的基因、以内驱力即心流、喜乐和幸福感作为动力源、在稀缺约束下最大化解决稀缺问题。

凡是能在哲学新三问的基础上不断发现稀缺问题解决方案的生产力都是新质生产力。新三问相当于有三个原则:传递自然人和社会人的基因、以内驱力即心流、喜乐和幸福感作为动力源、在稀缺约束下最大化解决稀缺问题。原则是一种纪律,需要在连续发展的新质生产力“大模型”中对生产要素进行“资信标注”。

古语说:“道不同不相为谋”。这个道可以有两种诠释:一个是产业,一个是相同产业中资信域。前者表明,不同产业有不同的语言、商品、服务、盈利模式,因而有不同的资信指数模型。后者表明,同一个产业中,不同人的主客观融合资信指数是不同的,要将指数接近的人放在同一个指数域中才是公正的。

新三问的三个原则表明,社会经济生活中的E、S、G以及单个人的各类行为都是成系统的,呈现为因果链的,甚至可以称之为“有生命的”。因而,该系统不仅有“己所不欲勿施于人”的保障机制,还应当有“物尽其用人尽其才”的公平效率机制,还要不失多重灵活选择权的自由机制。

我们将系统的这种分工合作秩序的“熵减有续”保障机制称作是平台嵌套、多底线、多域福利的“胡萝卜加大棒”的“底域制度安排”。这个制度安排,随着人类意识水平的提升呈现为微分细化的升维过程。依次包括:混沌社会、法律社会、市场社会、绿色社会、红色社会、紫色社会。

混沌社会缺乏社会底线,更接近于“源教旨”(不同于各种教等,而更像是社会达尔文主义),即在动物身上寻找灵长类人的影子,或者说动物规则引入到社会中来,违反了“升维原则”。社会缺乏秩序,不存在公正标准,因而缺乏公平、效率、隐私等治理制度。相当于国家出现之前或者国家出现初期的社会状态。

法律社会犹如“盘古开天地”,首先划出了“人的社会生存权”的“第一条底线”。人类社会的战争少了许多,社会交往成本大大下降。进一步细分,就惩处程度来说,可以分为经过改造尚可以回归社会的以及不可以回归社会的。后者表现为两种处理模式:死刑和终身监禁。这些数据随着底线的丰富,越来越在社会经济的综合平台中被挖掘。

市场社会底线的划分是人类进入到了市场社会,生产力开始有了飞速发展。市场种类区分的越细致,底线划分得越精准,在此基础上的市场自由度就会越大,市场经济发展得越快。当下中国平台经济下的小作坊生产或者是个人生产不管在信息、言论、商品、服务、盈利模式上都存在粗放的情况,这是市场信心不足的重要原因。

ESG描述了类社会经济可持续发展的认知。最早出现于中国的认知模型“天人合一”上,但只有到了西方才发育出“ESG投资”的程度,中国新时代则对ESG进行了更加实事求是地扩展,去掉了“投资”修饰,直接对企业的“GSE”进行全面考察,并进一步扩展到政策和个人。其觉悟体现在对负外部性问题的内化上。

当在绿色ESG的基础上积极履行正的外部效应、国际主义精神的正的外部效应的时候,就会在逻辑上出现红色社会、紫色社会孵化管理机制。如果缺乏这样的底线划分,缺乏红色福利和紫色福利的激励,社会就是漠视正能量了。如果“色润”不保,市场也将不保,社会也将难保,社会就有坍塌的趋势逻辑。

热点推荐